SOM

SOM

分享:

艺术+SOM:与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合作

查看幻灯片
1 / 16

长达三十年的合作

长期以来,SOM一直与许多现代最伟大的艺术家保持着密切、不断深化的关系。有一位雕塑家的作品特别契合SOM的公共和办公空间需求,他就是亚历山大·考尔德,与他共事过的建筑师都亲切地称呼他“桑迪(Sandy)”。从1950年代直至1970年代,SOM与考尔德在许多项目上进行过合作。

2 / 16

合作的开始

从1948年到1975年,考尔德为由SOM设计的10座建筑创作了艺术品。50岁时,他受SOM委托为其创作了第一件艺术品:一个安装在辛辛那提露台广场酒店大堂中的活动雕塑。这件作品被命名为《二十片叶子和一个苹果》。

3 / 16

平衡术

《二十片叶子和一个苹果》由金属板和钢琴丝制成,与考尔德早期作品中典型的悬空运动雕塑类似。考尔德希望通过雕塑对点运动形成的空间、阴影和图案反映现实世界固有的动态性。

4 / 16

让艺术运动起来

完成初次委托创作后,考尔德又先后为SOM的大通曼哈顿广场一号、约翰•F•肯尼迪机场国际航班抵港大楼、第四金融中心以及其他建筑设计了活动雕塑。这些悬空有机造型引发了一场雕塑革命,因为它们的设计能够对人在空间活动时所产生的环境和气流变化作出反应。

5 / 16

引人注目的入口

这件45英尺长活动雕塑的名字《.125》取自作品中所用铝线的线规,时至今日,在1957年启用的约翰•F•肯尼迪机场国际航班抵港大楼中,它仍在恭迎着进入大楼宽大拱形大堂的访客们。这件雕塑吸引着旅客们进入机场的中心区,并强化了大楼为旅客们提供精致高效航空旅行服务的标志性形象。

6 / 16

抽象化的飞行

这件虽大却不失精致的精确平衡雕塑会随微小的气流变化运动,让人联想到翅膀、风和飞行。角型钢板的造型、颜色和运动采用并置设计,通过精确平衡形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7 / 16

纪念碑尺寸的标志性雕塑

1960年代,考尔德的创作重心转向纪念性城市雕塑。法语“Le Guichet”的意思是“售票员之窗”,这件雕塑安装在纽约市林肯中心的一个广场上。访客受邀近距离观赏这座14英尺高的静态雕塑,在其周围徘徊并仔细端详。这座雕塑是考尔德独特能力的真实写照,他能够运用工业材料和制造方法创造出让人联想到自然、动物和游戏的抽象造型。

8 / 16

给城市景观赋予人性

《僧侣的精神》得名于这座雕塑所在的城市——Des Moines,这个法语词汇的意思是“僧侣的”。这座巨型黑色喷漆钢制静态雕塑是1984年应美国共和保险公司的委托为其总部创作的,曾矗立于公司庭院内多年(后来迁至别处)。参观者可在七个拱形“腿”形成的不规则负空间之下和之中行走,亲自体会它们赋予雕塑的运动感和变化。

9 / 16

游刃有余的透视技术运用

《高速》安装在由SOM设计的密歇根州大急流城范登堡中心(1989年)前面的广场上,是首座由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出资建造的公共雕塑。这件重42吨、四层楼高的钢制抽象艺术品似乎能随参观者在雕塑周围和穿过弯曲拱门的走动而发生变换和位移。

10 / 16

迷人的城市形象

《高速》采用考尔德标志性的红色喷漆,旨在强化和巩固城市自豪感。考尔德的雕塑成为大急流城无处不在的象征,其拱形轮廓随处可见,小到信头,大到垃圾车,无不存在着它的身影。

11 / 16

制作雕塑模型

1975年,考尔德为堪萨斯州威奇托的第四金融银行和信托公司制作了雕塑模型《可拆除的元素》(Eléments Démontables)。雕塑高47英尺,会随周围空气的流动而摇摆。

12 / 16

堪萨斯州的催化剂

《可拆除的元素》是大楼九层高全高玻璃中庭的核心建筑。这座由SOM设计、现名为美国银行金融中心的建筑成为城市中央商务区复兴的催化剂。

13 / 16

打造公共艺术品

考尔德对造型、颜色和运动之间的关系做了深入探究,他能够将幽默滑稽的主题、三原色和抽象形状相结合,创造出平易近人而又魅力非凡的迷人作品。

14 / 16

宇宙的起源

在当时全球最高建筑—由SOM设计的希尔斯大厦(现名威利斯大厦)—的大堂中安装的雕塑是考尔德最后创作的作品之一。《宇宙》通过一系列运动的钢制雕塑表示天体和永不停歇的旋转,描绘出宇宙创立之初的“大爆炸”景象。

15 / 16

以宇宙为创作体系

1974年揭幕的《宇宙》体现了考尔德早在40多年前就描述过的审美哲学。在1932年期的杂志《抽象-创造》中,考尔德解释说:“如何实现艺术?发源艺术的体量、运动、空间只有茫茫太空、无尽的宇宙才是它的边界。”

16 / 16

亚历山大·考尔德的宝贵遗产

考尔德的运动感艺术和纪念性公共雕塑对现代艺术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产生了深远影响。曾与他共事的SOM建筑师和设计师——包括Gordon Bunshaft、Bruce Graham和David Allen—都认为考尔德慷慨大方、富有人格魅力,他在艺术作品中充分体现了自己的幽默感和热情。毋庸置疑,时至今日,我们仍能感受到考尔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