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

SOM

分享:

艺术 + SOM:James Turrell设计格林尼治学院高年级部

查看幻灯片
1 / 11

SOM的艺术传统

为SOM建筑物创作重要作品的著名艺术家不胜枚举,胡安•米罗、巴勃罗•毕加索和亚历山大•考尔德只是其中几位。公司最近合作过的艺术家包括劳伦斯•维纳(Lawrence Weiner)、丽塔•麦克布莱德(Rita McBride)及罗伯特•惠特曼(Bob Whitman)等当代艺术家,以及知名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Turrell的理念尤其融入了2002年竣工的格林尼治学院高年级部的设计。近期发表的一份关于该建筑物的限量版专题著作详述了这位艺术家的贡献。

2 / 11

挑战

格林尼治学院是一所全女生预备学校,自1827年成立以来,一直是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以及一流教育机构的典范。然而,该校的实体资产却未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1960年代的高年级部教学大楼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大楼内部黯淡的光线令人压抑,遇上雨水无法排干时便会阴冷潮湿。另外,尘土路径也反映出大楼与学院其他学部之间的人员流通并未达到原建筑师的设计预想。SOM对最初的大楼翻新方案表示异议,并提出彻底重建高年级部,重新设计其与整个地块的关系。

3 / 11

第一印象

当SOM设计合伙人Roger Duffy首次造访格林尼治学院校园时,巨浪般升起的广阔山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复古风格的砖混结构高年级部就像码头一样伫立其上。Duffy回忆道:“回想起来,这个地块给我的强烈第一印象影响了之后的所有设计。”

4 / 11

天造地设

尽管形式有所变化,但是,建筑面积5 ,100平方米(55,000平方英尺)的高年级部在1998年和1999年首轮设计过程中就完全构思成型了。Duffy设想将其嵌入景观之中,以绿色屋顶作为壮观山顶的延伸,而山顶之上正是地标性建筑——Ruth West Campbell大厅;同时,新建筑物的基准面与山脚下的运动场和景观融合得天衣无缝。该设施的内部设有数学、艺术和人文教室群,以及一个图书馆。相同数量的木框“光室”为四个区域带来了日光和特色。

5 / 11

引荐詹姆斯•特瑞尔

据学校负责监督新建筑施工的主管Patsy Howard表示,早前Duffy提出聘请特瑞尔设计光室。为了在这个理念上达成共识,Duffy在格林尼治学院安排了一场招待会,会上纽约迪亚艺术基金会当时的总裁兼董事Michael Govan向学校管理人员和校董介绍了特瑞尔。随后,Duffy安排Howard、校董会主席Jim Allwin及董事Patricia Gregory前往亚利桑那州北部,参观特瑞尔的装置艺术代表作《罗丹火山口》(Roden Crater)。

6 / 11

令人向往的提案

Turrell提议按照不同颜色的顺序照亮这四间光室,营造出光影交错的效果,同时反映出不同学科之间的联系。然而,为建筑物增加特殊价值这一构思可以让捐款者在普通捐赠活动之外进行额外的捐赠。她当时的想法是,“学校为什么要用本可以用来资助奖学金的钱来聘人创作一件艺术大作?” 然而,为建筑物增加特殊价值这一构思可以让捐款者在正常捐赠活动之外进行捐赠,同时还能获得一点额外收获。

7 / 11

特瑞尔的方案

Turrell的设计方案是在两个内部空间、入口中庭和图书馆的天花板上布置变色LED灯带——这在当时是比较新颖的技术。这些灯带成为特瑞尔设计入口、地板及天花板几何轮廓的基础。通过计算机的编排,这些空间缓缓弥漫着奇幻的光彩,随着夜幕降临而愈发浓烈。玻璃墙和屋顶内的硫化镍烤瓷将灯光反射到自身,呈现出充满纯粹色彩的建筑体量,这些色彩每25分钟一次按RGB色谱周而复始地逐渐循环。

8 / 11

开幕仪式

2003年10月这栋大楼落成时,学校的舞蹈协调员Marcia Brooks编排了一个夜晚表演的学生舞蹈,在特瑞尔、Govan及学校全体师生面前表演,以庆祝大楼落成。舞蹈者将成套动作与即兴发挥相结合,随着灯光的变化在校园内蜿蜒穿行。而2008年版的表演则只在图书馆内进行。

9 / 11

面貌一新的建筑

特瑞尔给建筑物带来了重大影响——他的作品并非只是让暗沉的建筑物更显明亮。对于设计团队及客户来说,光一直是重要主题,特瑞尔将灯光巧妙融入空间之中,使其仿如建筑材料。

10 / 11

艺术家的额外意见

此外,特瑞尔还建议光室采用扭曲的造型,以便呈现更多三维特色。现在您可以同时看到每间光室的多个侧面。“他通过我没有看到的方式,帮助我们塑造了光室,” Duffy表示,“把光室从平面变成可以采光的大容量玻璃体。” 原本旨在照亮所有光室的计划并未执行,但是预留了布线空间,以便将来再有兴趣时可以实施整个提案。即使如此,白天的光室也俨然成为屋顶花园的雕塑对象,如同负空间雕塑作品一般。

11 / 11

招待会

当然,并非建筑物的每个部分都能产生相同的光影体验。例如,客户要求人文科翼楼的地板采用木板铺设,以降低声级(建筑师倾向于使用磨砂玻璃),这使得建筑物的某些下层区域比预期显得更暗。同时,特瑞尔对光室的处理也营造出出乎意料的积极效果。视觉艺术系主任兼格林尼治学院工程与设计实验室主管Erin Riley以此因地制宜的艺术品为灵感布置了一道需要利用RGB光线完成的作业。学生通过制作容器,让光线呈现出不同的效果。正如Duffy向《大都会》(Metropolis)杂志透露的,“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类合作会产生怎样的结果。这就好比在游泳池深水区游泳一样。” 特瑞尔自己也表示,“Roger愿意为了艺术应付他们从未遇到过的问题,这是非常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