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

SOM

分享:

《SOM:1973年至1983年》

Skidmore, Owings & Merrill,成立于1936年,是世界上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建筑事务所之一。SOM在创新、实验、优良设计和技术娴熟方面久负盛名,长久以来不仅致力于使建筑助益城市生活,而且将协作理念延伸至设计和施工过程的各个方面。该卷复制了首次发表于1983年的专题研究,记录了SOM1970年代和1980年代早期的工作。

约五十年前,SOM开始了向大型建筑事务所的发展之路。至1981年,在美国共有9家办公室,员工共 2,100名。1973-1983十年间,事务所几位著名的创始合伙人陆续退休。尽管如此,如一位比较年轻的合伙人描述的那样,SOM仍通过“创造性争议”而维持了作为设计领域领导者的声誉。事务所伴着斐然的成绩步入第三代和第四代。本书以地区分类,展现了事务所在建筑设计上对此十年间美国社会的重大变化所作出的回应。

事务所在过去十年间的成就主要体现在城市建筑,尤其是城市办公楼。建筑的局限、新的技术和功能空间为新一代与众不同的办公楼创造了机遇。这些办公楼也成为美国主要城市天际线下靓丽的风景。高层建筑的功用不断发展,并为塔楼建筑带来了新的变化。已故芝加哥合伙人Fazlur Khan开拓了办公楼灵活、经济并且具有象征意义的成功之路,同时使这些建筑发挥了备受赞誉的社会服务功能。

这十年也对公益项目广受关注的十年,人们对保护历史建筑及周边环境更加关注。在这场运动中,SOM的设计师们既没有引用历史标准也没有采取折中主义。相反,他们更急切地寻求兼具现代感和融入感的坚固良好的建筑设计,为此接受了尊重文脉、因地制宜的使命。SOM通过对圣安东尼奥市、芝加哥和华盛顿的开创性研究以及东海岸大型城市交通设施的设计解决了重要的城市问题。

同一时期,面对低迷的国内经济,事务所拓展了海外项目,为几个大洲进行了大学、新城、机场航站楼和商业建筑等不同设计。尽管由于政治骚乱而导致伊朗城市规划中止,人们满怀遗憾,但类似的规划项目让事务所团队意识到了社会问题的迫切性,并接触到了对当地社会形态的初步研究。

能源危机也带来了其它挑战。特殊需求创造出新的建筑机遇,这已被不同地区的建筑所证明。SOM很早就认识到了电脑分析的重要潜力,并率先将其应用于结构和建筑问题的解决当中。通过这一能力,SOM的才能迅速扩展至能源效率和性能计算这一创造性研究领域。